新婚初夜

我今年三十五岁,不怕大家笑话仍然是一个处男。 仔细想来和自已不高的个头、平凡的毫无特点的长相有关, 也和自已内向的个性以及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有关。 念书时刻苦用功,两耳不闻窗外事,踏上工作岗位认真工作, 十数年打拼购房买车还清贷款。 当我自豪地完成一个男人的责任使命时, 一抬头却发现青春不再。 不过我坚信老天对我是公平的,我正直执着、不嫖娼不去风花雪月, 会在不久的将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来结束我的处男生涯。 不久,一个男下属可能是为了拍我马屁, 托她女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约好了在市中心的一个广场见面。 那天我刻意打扮一番,让自已尽量看上去年轻一点, 因为那女孩只有二十四岁。 我忐忑不安的等着,终于来了,在年青同事恋人旁跟着一个女孩。 女孩个头不高,穿着一件洁白的款式很保守的连衣裙, 上仅露脖颈下只露一小截小腿没有那种性感撩人的丝袜, 光裸着腿下是一双纯白的帛短袜外裹一双黑色的坡跟皮鞋。 尽管如此朴素的打扮,却仍包不住那诱人的胴体。 那女孩体态丰盈, 并不紧窄的连衣裙却仍能清晰的看到她很圆: 圆圆笔直的小腿、圆圆不显肥胖的大腿、圆圆丰腴却绝不粗大的腰肢, 随着款款走来的步履使人对她背面的臀部浮想连翩。 但很快地,所有的视觉吸引力全被一样东西夺走了——她的胸部。 那是一对几乎巨硕的胸部,浑圆的耸立在胸前, 将胸前的连衣裙布料几乎撑得彷佛要裂开一般。 双乳之间和两侧的布料被死命撑开,形成好几道笔直的纹褶, 尽管戴着胸罩随着她的步伐,奶子仍然有节奏地上下微微跳动着。 随着她向我走近,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在我周遭的男人们贪婪的目光, 甚至能听到一些低声的淫言秽语。 此时我看清了那姑娘的脸,一张鹅蛋脸上五官端正且青秀, 羞涩的不敢正眼瞧人的楚楚动人的模样看得我不由的呆了。 木讷的我在整个约会过程中成了一个结巴, 还好男同事那对恋人替我们活跃着气氛不至于过份尴尬。 回到家,我满脑子都是姑娘的倩影,懊恼自己刚才的差劲表现, 但是男同事却给我带来了喜讯女孩说我挺老实的, 想试着交往看看。 我高兴得几乎要发疯了,那可是要比我整整小十一岁的漂亮姑娘啊!我搂着枕头, 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觉。 随后的三个月里我陷入了热恋中,不过交往过程中, 老实胆小的我除了牵手外什么都不敢做急得我那男同事和一帮哥们直跳脚。 终于在一次晚上我把她带回了家,在沙发上我鼓足勇气搂着她接吻了, 见她没反对我颤抖的手伸向了那令人向往以久的丰满胸部, 但我感觉到她的颤抖于是停下了动作。 在我怀中她抬头艾怨的看着我,告诉我她刚进大学就被一学长苦苦追求, 最终动了心身子给了对方才不到一个月就被甩了, 后来才知道那学长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从此她对男人产生了恐惧,直到遇上老实的我, 觉得我是个好男人是个依靠,是她的归宿, 但她觉得自己是个不洁的女孩根本配不上我。 多么纯洁的好女孩啊!我紧搂着她,说我一定要娶她, 并对她发誓不到新婚之夜绝不碰她,要一辈子当宝贝一样的疼她。 她抬头笑了,眼里满是情意。 经过三个月的准备,我们步入了新婚殿堂。 亲朋好友、同事客户前来捧场道贺,满满的坐了三十桌, 我满面春风、兴奋异常他们都说我至少年青了十岁。 我高兴的频频举杯,不善酒令喝得满脸通红, 直看得三个伴郎吓傻了眼。 一脸幸福的新娘子悄悄把我拉至一边,娇嗔的数落着我。 当她看到我眼里的慾火时,脸娇羞得像一只可爱的苹果。 在她轻柔的催促下我来到了卫生间,锁上了小门, 扣着喉咙朝便盆难受地呕吐但心里却十分愉快。 此时一阵零散的脚步声走进几个人,在小便池边小便。 第一人说: 「新娘子的奶子怎么比以前小了」第二人说: 「肯定怕太大了影响市容, 所以戴了绷紧的奶罩。 」第三人说: 「你们怎么知道难道看过」第一人说: 「岂只看过, 我们还……」第二人说: 「你进我们公司晚了 那新娘子是他女朋友的同学两年前大学还没毕业就介绍来我们公司实习。 」第一人说: 「那新娘子一来就勾走了所有男人的魂。 人模样不差不说,那对大白奶子大得简直不像话, 一走路就上下直晃晃得人心里发慌。 夏天来的还穿低胸装,领口看进去不是肥肥白白的奶肉就是一条深乳沟, 看得人就想上去咬一口。 」第二人说: 「你知道我们公司有政府背景, 待遇高、福利好那年头环境不景气,谁不想在我们公司落脚。 听说那新娘子家境不太好,所以一心想留用, 就求我们经理给她写好的评语推荐留下。 那经理你知道色狼一条,说你给我干,包你留下。 」第三人说: 「这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第一人说: 「那晚我陪他到酒吧喝酒, 有东西忘了在公司一起回来取,发现经理室有灯光, 推门一看吓一跳那新娘子浑身赤裸趴在办公桌上, 那经理像肥猪一样光熘熘的在后面操干她。 经理让我们别说出去,我俩的心思全在新娘子那白肉肉的身子上, 他胆大说也要搞没想到经理一口就答应了。 」第三人说: 「那后来搞了吗」第二人说: 「废话!等到星期天公司里没人, 在经理室我们三个一块把她搞了。 」第一人说: 「你不知道,那新娘子衣服一脱, 那俩大奶子就往外蹦别说一只手,我两只手都没捂全一个。 奶子白不说,那乳晕、乳头还小,颜色也不深。 那手感叫他妈软乎啊,手一用力能挤出各种各样的几何图形来, 一摸上那奶子真他妈不想再放手了就想不停地揉下去。 」第二人说: 「我说我要搞屁眼,就坐在沙发上, 新娘子就躺在我身上被插屁眼经理跪趴她身上操屄。 这小子没洞插,急得光着屁股站上沙发把鸡巴直往新娘子嘴里塞。 」第一人说: 「那新娘子被操的时候, 那两个大肉球上下左右还打着圈的晃个不停 那甭提有多好看了。 」第三人说: 「听得鸡巴都快硬了。 」第二人说: 「你没看到那新娘子的大白屁股, 操起来一浪一浪的一巴掌上去肉狂抖,摸在手里肥腻腻的感觉一手油。 就是屄松点,估计被操多了。 那天我们三人一直从中午搞到晚上七点半, 每人都射了三次这小子厉害,射了四次。 我们走的时候,那新娘子浑身上下都是我们射的精液, 两腿都并不拢连站起来腿都直哆嗦,真不知道她那天是怎么回去的。 」第三人说: 「那后来是不是也经常操她」第一人说: 「从那天后, 每天上班只要性起就把她拖到楼梯口安全门、厕所等没摄像头的地方 时不时嘴一泡、屄一泡要么用大奶来夹一泡。 有时工作忙她实在没空,就假装工作上问问题坐在她身旁, 手伸进衣服里使劲抓她的肥奶把她捏得痛到眼泪直流。 」第三人说: 「那新娘子受得了」说着, 三人走到盥洗台边洗手。 第二人说: 「当然受不了。 所以她当时见转正了,就想调去采购部,那油水也足。 可是采购部的主任和经理那两条老甲鱼早就盯上她了, 送上门来怎么会不要操了她一个多月两个老油条就是不把她往采购部调, 后来才知道他们不想得罪我们经理。 」第三人说: 「你们真是太幸福了。 」第二人说: 「你以为就我们还有更绝的。 」第三人说: 「怎么说」第一人说: 「那晚我们和经理三人逼新娘子留下加班, 在经理室操得性起忘了时间过了半夜,楼下管理室那老得跟木乃伊一样的老家伙上来巡夜, 看到我们这样说要上报,我们给他钱他不要, 看着新娘子的大白奶子勐吞口水说只要能干她就行。 反正又不是我们老婆,随便干,那木乃伊高兴坏了, 忙脱裤子他妈的估计一万年没洗了,还没脱下就一屋子腥臭味, 那老鸡巴皱巴巴缩得又细又小包皮一翻, 龟头上老厚一层白垢洗也不洗就往新娘子嘴里送;含硬了也不戴套就直往屄里塞, 最后还内射恶心得我们两星期都不敢碰她。 」第三人说: 「这么干不会出事吗」第二人说: 「怎么可能不出事!新娘子我们那才上了八个月的班, 胎倒打了两次估计后一次还是那老木乃伊的, 算过日子那段日子就他干得多他碰过了别人还哪敢多碰, 就算上也会戴套子。 这不,新娘子实在受不了就辞职了,没想到现在还嫁人了, 嫁给我们客户公司的一小经理。 不过那没用,嫁了也得离。 」第三人说: 「为什么」第一人说: 「医生说了, 习惯性流产宫壁薄不可能再生孩子了。 我女朋友说那新娘子在大学里就打过胎, 据说上过他的男生能排一个加强排。 」第三人说: 「这顿喜酒吃得值,听到那么多故事。 你们会不会去闹洞房」第一人说: 「去个屌!除非把新郎倌绑起来, 在他面前再干一次新娘子。 真怀念啊,那大肉奶。 」第二人说: 「那新郎倌一看就是个中年傻屄, 还作大头梦以为讨大奶美女当老婆从发育到嫁人不知道给多少人操过了, 早他妈给操烂了。 生不出儿子是运气, 生得出还不知道是谁的呢!」第三人说: 「啊呀, 我为什么不早两年来公司啊」三人语声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我坐在便盆上 脑子一片空白胸口如同被巨锤击中,闷得喘不过气来。 许久我的脑中才闪过几丝片段, 忽然想起了一个年龄相仿、条件还不如自已的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 非处女不娶。 当时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朋友都讥笑他。 可现在,我付出了真心与宽容,得到的又是什么呢此时我眼前出现了新娘子羞涩的娇容与方才那三人话中的情景交织在一起, 扭曲地向我扑来我彷佛置身于一个冰冷的冰窖中, 紧紧地搂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想死命保住体内那仅存的热量, 但周遭的寒气仍不断透体而来。 【完】。

上一篇:官能教习 下一篇:爱的唿声